犹记当时烽火里梅河口气壮山河的抗日斗争史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8-19

  www.771990.com,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里,梅河口大地上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可敬的战斗英雄。他们浴血奋战,面对困难毫不退缩,为抗日战争的胜利贡献出了全部力量。

  1931年9月底,中共海龙中心县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组织“兵变与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严重打击”的指示,中心县委委员王仁斋在海龙县组建了党领导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特务队,又称“打狗队”,队员50余人,王仁斋任队长。

  1932年8月3日,中央巡视员冯仲云来海龙主持中心县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决定县委工作重点放在团结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九路军共同抗日上。中共海龙中心县委先后派王仁斋、刘山春等20多名员、团员和积极分子到第九路军中担任了重要职务,使队伍不断壮大,由开始时的300多人发展到1000多人,党团员发展到30多人,联合第九路军在抗日斗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早在1932年春,中共党员蔺秀义按照中共柳河县委的指示,在中共海龙县委委员刘山春帮助下,组建了柳河抗日游击连。同年8月,随着海柳一带群众反日运动的高涨,中共海龙中心县委以特务队为基础,建立了海龙工农义勇军。随后,柳河游击连加入了海龙工农义勇军。9月初,海龙工农义勇军全部编入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九路军。10月,日寇集中吉、黑两省的兵力,兵分4路,对辽宁民众自卫军进行围剿。第九路军在柳河县高家船口同日寇交火,撤退中伤亡很大,迫使队伍在濛江(今靖宇县)解散。

  1933年1月13日,中共满洲省委派杨靖宇从磐石到海龙巡视工作,主持召开了中共海龙中心县委第二次扩大会议,并对海龙工农义勇军进行了整顿,正式将海龙工农义勇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七军海龙游击队”。

  1933年9月, 中共满洲省委将“苏营”和海龙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南满第一游击大队。

  1933年9月18日,“九一八”日军侵华事件两周年,在磐石玻璃河套根据地,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宣布成立。杨靖宇任师长兼政委。10月上旬,日军对磐石游击区进行了40天的大“讨伐”,根据地各级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党员及群众500多人被杀,独立师陷入困境。25日,海龙游击队派政委刘山春到磐石,向独立师提出派遣部队南下。27日,独立师南渡辉发江,挺进通化地区。11月15日,独立师主力冒雪由辉南向柳河挺进。队伍行进到金川县旱龙湾时,天色将黑。杨靖宇率大部队越过了碱水顶子岭前,金伯阳率政治保卫连断后。遭遇偷袭,金伯阳不幸牺牲。

  1934年2月21日,独立师与南满的17支抗日武装部队,在临江县三岔子城墙砬子一个木帮把头的工棚里,举行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南满抗日联合军大会。杨靖宇高票当选为总指挥,李红光当选为总参谋长,宋铁岩当选为总政治部主任。日伪《盛京时报》以《海龙县境一带红军跳梁》为题报道:“以磐石西方、海龙县境一带为势力范围,狂奔扩大其党势之,最近自称红军,开始积极运动。附近农民加入红军者日益增多,其数已达二三千人。若再不讨伐,恐陷于不可收拾之状态。故海龙、磐石两县之警察部队对此将开始彻底‘讨伐’,以一扫祸根。”在杨靖宇领导下的独立师南满第一游击大队经常在海龙北部和东部活动。7月9日夜,独立师游击大队一连袭击了伪康大营警署,击毙了警署署长和分所长,俘虏30人。

  同年9月12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袭击了于芷山的老巢山城镇,火烧了日本洋行,打死打伤日伪军数十人,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1934年11月5日至10日在临江四道二岔伐木工人住的筒子房里,召开了中共南满第一次代表大会。海龙县代表参加会议并报告了工作。在此期间,杨靖宇郑重宣布:“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从今天起正式成立了!全军1500多人,正式编制为2个师、2个直属游击队和军直部队。”杨靖宇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兼政委,曹国安为第二师师长兼政委。

  到次年7月,杨靖宇率部300多人在桦树(今山城镇桦树村)与草市(今辽宁省清原县草市镇)一带和伪军于芷山部相遇。杨靖宇设下理伏经过20多分钟战斗,击溃伪军,缴获大、小411支。8月,杨靖宇在兴京(今辽宁省新宾县)査家堡子将十几个森林队编成一个游击队,下设4个中队,任志山任第一中队中队长。同年秋,杨靖宇率部120余人,埋伏在山城镇南10余公里的山上,截击由山城镇开出的3辆日军汽车,俘虏日军守备队60余人。

  1936年2月10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中共中央的名义拟定了《为建立全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决议草案》,明确提出把全东北的抗日军队统称为“东北抗日联军”(后简称“抗联”)。

  “河里会议”之后,在中共南满省委和抗联第一路军总司令部的统一领导下,使东南满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联成一体,战线长达千余里,活动区域为吉林、通化、间岛(今延边)安东(今丹东)、奉天(今辽宁省)五省40余县,从而极大地推动了这一地区抗日斗争迅速形成新的高潮。

  号称“满洲剿匪之花”的索旅,因其旅长索景清而得名,是一支由蒙古骑兵为主和部分步兵组成的混成旅,军官都由日本人担任,士兵彪悍野蛮。索旅原驻热河省,于1936年秋调往通化,参加“东边道独立大讨伐”,狂妄叫嚣“包打杨靖宇”,残害百姓,民愤极大。1938年6月上旬,杨靖宇、魏拯民得到索旅第三十二团和辑安县伪警察大队出来“讨伐”的情报,决定歼灭这股悍敌。6月6日晚,魏拯民率第二军教导团300余人攻入蚊子沟“集团部落”,端掉了伪警察分驻处,吸引和调动敌人。杨靖宇率第一军军部直属部队400余人在由蚊子沟去辑安必经之路的家什房子沟口埋伏。6月12日,索旅步兵三十二团一个营兵力进入埋伏阵地时,杨靖宇一声令下,十几挺机关枪一起开火,战士勇猛冲入敌群,敌人纷纷投降。此役毙敌30余人,俘虏80余人,缴获机枪7挺,步枪100多支,手枪10支,望远镜2个。8月2日,杨靖宇率部450多人在八宝沟宿营后准备向西北转移,接到老乡报告:长岗公路上来了一支日伪军,经侦察,是索旅骑兵第四十二团和步兵第三十二团余部。杨请宇在经过理财沟的长岗公路设伏,将索旅全歼。毙、伤敌60多人,俘虏30多人,缴获机枪4挺、步枪50多支、匣枪4支、望远镜2个及大量军需物品。日本指挥官骑兵中尉西田重隆和步兵上尉高冈武治被击毙。专与人民为敌的“毒花”在老岭凋谢。

  据日伪资料记载:仅1939年6月至12月这7个月中,抗联第一路军与日伪交战276次。这些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同时,第一路军也大量减员,至年底总兵力不足千人。

  经过总结,抗联第一路军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两次西征虽是抗联史上的壮举,但暴露了抗联的实力,造成了重大损失;同时,七七事变后,杨靖宇深知使命所在,自觉地肩负起配合全国抗战、钳制关东军入关的重任,导致他领导的东、南满地区的抗日斗争成为日伪统治者的“心腹之患”,遭到全满洲日伪兵力的“围剿”;包括抗日联军第一军第二师收编的副官王向阳被捕后变节,供出了海龙一带党组织领导人名单,遭到日伪当局的大搜捕,导致杨靖宇牺牲,部队损失惨重。

  杨靖宇壮烈牺牲后,由于日伪疯狂地“围剿”“扫荡”,加之险恶严寒环境,东北抗联几近陷入绝境。抗联将领接连牺牲,部队大量减员。1940年4月8日,第一方面军指挥曹亚范在濛江县龙泉镇西瓮圈活动时被叛徒杀害,至此,第一方面军基本解体。直到1941年3月15日,几次战役后,主力部队不足2000人。

  一年前,抗日联军已经向远东边疆区区委书记兼远东军区政委伊万诺夫通报了抗日联军面临的实际困难,要求苏方从国际主义原则立场出发,同意东北抗联转移至苏联一侧建立野营,进行休整。

  按照抗联党委的统一部署,当年10月下旬,第二方面军余部撤入苏联;11月间,第三方面军余部也陆续从吉林珲春进入苏联,此后第一路军的其他余部也相继进入苏联。1942年8月1日,在苏联境内的抗联各部整编为抗联步兵教导旅。据统计,自1941年春到1945年7月,抗联教导旅派回东北开展游击线人次,派回东北专门执行侦查任务的有25支小部队,约1260人次;派回东北寻找党的关系、寻找部队和收容的有6支小部队,约160人次;在小部队活动中牺牲、失踪的不下200人。他们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所作出的牺牲是不可估量的。

  9月8日,周保中率抗联教导旅指挥部到达长春,将抗联教导旅改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

  10月20日,中共中央东北局代书记彭真下沈阳接见了东北抗联党委领导成员。彭真感慨万分地说:“在我们中国人20多年的革命斗争中,有三件最艰苦的事:第一件是红军的2万5千里长征;第二件是红军长征后,南方红军的3年游击战争;第三件就是东北抗联的14年苦斗。”

  东北抗日联军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在最后战胜日本侵略者中创造了新辉煌,他们又投入东北解放战争的洪流,继续书写东北人民的骄傲。

  专家简介:侯远东,男,汉族,1969年6月出生,梅河口市人,吉林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任梅河口市地方志办负责人、《梅河口年鉴》副主编,吉林省地方志学会常务理事。著有《海龙游击队——东北抗联第一军的基础力量》《中共中央东北局梅河口会议》《反腐倡廉思想研究》等书籍。